体验式学习与研究性学习教育论文

2019-03-01 15:53:03 lulu

  《历史教学》2005第1期刊登了刘俊利先生《基于实践的研究性学习反思》[1],对于研究性学习主阵地在“课堂”;“标准”下的“多元”;灵魂是“问题”等认识,本人原则上认同。但有些具体问题的看法不敢苟同,如“体验式学习不能归属研究性学习范畴,它与探究式(研究性)学习、有意义接受式学习一起构成当前中学历史学习的三大主要学习方式。”我认为至少在认识上有以下三个误区:

体验式教育,体验式学习,项目式学习

  误区之一:学习方式划分标准的逻辑错误

  什么是学习方式?“学习方式是指学生在完成学习任务过程时基本的行为和认知取向”[2](p.247)。学习方式的划分以什么为标准?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长期以来呈现的是重教轻学的局面,教育理论研究的多是“教”的方式,而对“学”的研究则是长期冷落,重视不够;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研究开始从教师的“教”转向学生的“学”。“以学生与教师的关系为标准,可以将学习分为观察性学习、模仿性学习、研究性学习三大层次”[3];依据学习内容的呈现形式(定论或问题),可分为接受式学习和发现式学习两大类别。研究性学习就是相对于传统的接受式学习而言,属于发现式学习类别。

  可见,学习方式的划分是以一定的逻辑关系为依据的,比较必须放在同一标准下才有可比性,或以学生的认知水平,或以学生与教师的关系,或以学生在学习活动中的行为特征等等。而刘先生将体验式学习与研究性学习、接受式学习视为并存的三种学习方式,这种分类的标准令人不解。如果一定要给“体验式学习”找一种可比的学习方式,那只能是“非体验式学习”或机械学习,其划分标准当然是“是否存在体验”。读张肇丰先生的《试论研究性学习》[4]不难看出,该文是针对接受式学习存在的不足,而强调开展研究性学习的必要。

  误区之二:定位过于狭窄,忽视体验的存在

  “作为一种学习方式,‘研究性学习’是指教师不把现成结论告诉学生,而是学生自己在教师指导下自主地发现问题、探究问题、获得结论的过程”[5](p.34),其宗旨是“以满足学生在开放性的现实情境中主动探索研究,获得亲身体验,培养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需要”[6]。中学历史研究性学习,是学生在观察、模仿性学习的基础上,以问题为载体,自主地了解和思考人类以往的事实,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而知道过去、理解现在,懂得社会、认识自己,并孕育创新意识和实践能力的一种以课题研究为典型特征的学习方式(对教师而言是教学方式)[3]。

  体验既是研究性学习的主要特征,也是研究性学习的宗旨。而刘先生却指责“把明显带有体验式学习特征的学习活动归纳到研究性学习范畴”,强调研究性学习突出的是“用类似科学研究的方式获取和应用知识”。让我们不明白的是,“类似科学研究的方式”没有了学生的感知和领悟,还怎么进行?学生“获取和应用知识”从何而来?如果理解不错的话,刘先生显然是由于对新课程改革理念理解上的偏差,因而将研究性学习局限在“科学研究”的外壳上,而忽略了研究性学习最具活力的体验性。什么叫体验?现代心理学认为“体验是指由身体性活动与直接经验而产生的感情和意识”[5](p.133),换言之,就是指人们在实践中亲身经历的一种内心情感活动,一种对感情的感知方式。研究性学习把学生的个人知识、直接经验、生活世界看成是重要的课程资源,鼓励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体验历史人物的内心世界,感悟历史进程的动荡和绚丽,并将现实的学习方式和学习场景视为体验的客体。

  只有通过对教学内容的自我解读、自我理解,学生才能形成个人感受和独特见解,进而获得个性的发展。只有这种直接的、他人无法替代的体验,才能真正确立学生在历史学习中的主体地位。当代教育学理论强调知情意行的统一性,新课程改革的重点则是要把学生从过去的“他主性、被动性”状态下解放出来,让学生主动参与课堂实践并获得有益体验,把学习变成学生主体性、能动性、独立性不断生成、张扬、发展、提升的过程。研究性学习正因为对体验的关注和重视而成为体现新课程思想的最佳载体,仅有“科学研究”外衣的研究性学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研究性学习。

  误区之三:过分追求“研究”形式的完备,忽视了学生发展的本质内涵

  由于以上两个误区的存在,导致刘先生对历史学科的研究性学习过分追求作为手段的研究形式,而忽略了学习是“为了人的发展”这个根本。从刘先生对几个案例中的批评中可见一斑。

  1.他指出“如果中国的好东西不传到欧洲去,中国不就比欧洲先进了吗”[7]一课“内容过于宽泛,任务太过繁重”;却忽视问题的提出源于学生,教师正是看到了学生在思考和消化所学知识的积极态度,以及在这当中思维逻辑的明显漏洞和情感态度人文缺失的普遍性,才有的放矢地引导学生讨论。教师的着眼点并不在把深奥的逻辑理论和大量的未知史实呈现给学生,而是利用学生已有历史知识和生活中的亲身感受,引导学生走出思维误区。正如专家点评说的:“虽然这个‘的’本身没有史学意义,但之所以将其作为研究性学习的课题,因为它有教育、教学上的价值,它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反映出来的问题,是学生的‘最需要的发展区’,也是‘最近发展区’。”[8]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使我们看到学生的收获是多重的:首先是作为发现者的惊喜;其次是教师对其主体地位的认定,就大家困惑的问题讨论;再次是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对话交流,思维碰撞的激奋;最后达成的共识,科学文化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当今世界各国应加强交流与合作,谋求共同发展。

  2.“如果宋神宗多活几年,王安石变法会成功吗”[9]一课,刘先生认为其不成功之处在于“整个学习过程在发散中失去控制”,而我认为,该课的成功之处正是它的发散性。因为学习的主体是一所普通中学的初一学生,基础普遍较差,探究的“目的在于培养和鼓励学生探讨历史问题的兴趣,保护学生探索和质疑的精神,而不在于学生所讨论的问题有怎样的深度。”学生在课堂上用自己的脑子思考,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耳朵听,用自己的嘴说话,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体验了“主动思考过去事件”的过程,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求到了历史的真相,更增强了探求真知的自信心,正如着名思想家威廉·詹姆斯所说:“人性中最深刻的天性,是被人赏识的渴望”[10]。

  长期以来的历史教学,实际上是有教无学,课堂沉闷,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学生对学习内容没有体验,没有兴趣。英国学者汤普森指出:“学校的历史学习,不是把焦点集中在历史本身或发生了什么,而是集中在我们如何具有对历史的认识。最重要的就是接触和反应探究的过程,获得知识的方法(或方法的重要方面),其次才是涉及历史探究的结果……” [11](p.33)一语道出了历史学习的真谛。

  参考文献:

  [1]刘俊利.基于实践的研究性学习反思[J].历史教学,2004,(12).

  [2]钟启泉.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M].上海:华东师大出版社,2001,(8).

  [3]聂幼犁、於以传.中学历史课程研究性学习理论与目标纲要[J].历史教学,2003,(4).

  [4]张肇丰.试论研究性学习[J].课程.教材.教法,2000,(6).

  [5]朱慕菊.走进新课程[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02.

  [6]教育部.普通高中“研究性学习”实施指南(试行)[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3).

  [7]韩春玲.如果中国的好东西不传到欧洲去,中国不就比欧洲先进了吗?[J].历史教学,2004,(7).

  [8]聂幼犁.从“如果中国的好东西不传到欧洲去,中国不就比欧洲先进了吗?”看中学历史研究性学习[J].历史教学,2004,(7).

  [9]张明智.如果宋神宗多活几年,王安石变法会成功吗?[J].历史教学,2003,(5).

  [10]叶素贞.错误也是美丽的[J].全球教育展望,2004,(6).

  [11]有西等.历史学科教育学[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标签: 体验式学习